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好人好梦的博客

处世若大梦,胡为劳其生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比较大的城市---铁岭,生活在北方的一个小镇齐齐哈尔---鹤城。,拾荒人也,没上过学,没有爱好,没有特长,只是一个实在的小六,傻里傻气的小六,有些智障的小六,开心快乐的小六,幸福的小六。六六大顺!嘿嘿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引用】小六  

2010-12-22 09:48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wanghenghui《小六》
   这是一个哥哥写的小说:《小六》,他是一位非常勤奋好学上进的哥哥,工作之余写小说,他的小说曾在山东的《望月文学》,《通辽日报》,《霍林河》《天娇》等各大刊物上发表,多次获奖,深受读者的好评。《小六》这篇文章和我的名子一样,但小说里小六的经历和我的经历恰恰相反,我从小到大都是很幸福的,至今还是平平淡淡的生活种地偷菜【引用】小六 - 好人好梦 - 好人好梦的博客,而小说里的小六,在逆境中成长,在困难中奋进,所以现在的小六人生是,昨日的痛苦,今天的辉煌。痛苦有时是一笔财富,有时更是一种动力,没有痛苦的磨难,就不会有前进的动力,更不会有今天的辉煌。
 
   原文作者的网址:http://wanghenghui2350017.blog.163.com/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恒辉

来北京这么多年了,我想邀请大伯一家到北京城里转转,当我把这想法跟小六说了之后,小六立刻把嘴撅成一个很夸张的惊叹号,随即那串眼泪流了下来:“哥哥,那些年我们受得罪你忘了吗?”

往事轮廓清晰,历历在目。

小六四岁时,就和我这个大她五岁的哥哥到了大伯家,大伯家的条件也不是很好,加上我们俩就有六个孩子,一下子又添了两口人,这让本不宽裕的大伯家更是雪上加霜,本来我们两家来往的并不多,可是我家在一次意外的罹难之后,命运硬把我和不喜欢的叔辈哥哥姐姐捆绑在一起。

小学还没毕业的我每天要挑满一大缸水,还要负责自留地里农活,每天忙得晕头转向,即使这样也常常遭到哥哥姐姐的白眼,两个哥哥两个姐姐都虎背熊腰,可一天除了臭美之外什么也不会干,家里小六是主要攻击对象,家外我这个白吃饭的就是主要劳力。哥哥姐姐们学习不好,经常被老师叫去训话,妹妹学习好,就遭到哥哥哥姐姐们的嫉妒,这也给大伯提供了一个适合自己想法的理由,大伯是个心胸狭窄诡计多端的人,既然学习好就不用有那么多的时间学习了,没事的时候就多干点家务活,大伯的一句话就把我们兄妹贬到十八层地狱里。

妹妹的手在冬天里拎水总是冻得通红,好心的张婶看着可怜就给妹妹做了一双手套,妹妹高兴得睡不着觉,一直舍不得戴,可是还没等把手套捂热乎就被姐姐唬了去,无奈的妹妹拉着我的手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:“哥哥,我们能不能不在她家住了,她们老欺负我。”那一刻我的鼻子酸酸的,真想揍他们一顿,可是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“妹妹忍忍吧,等我们长大了她们就不敢欺负我们了。”话说完了我也哭了,那些灰暗的日子如同看不见太阳的慢慢长夜,让小六在年幼的心里就装满了寄人篱下的酸楚。

有一次张婶家包饺子,张婶特意给我们兄妹找了去,妹妹看见那一盘饺子眼圈就红了。“妹妹,等哥哥长大挣钱了,一定让你吃个够。”妹妹望着我说:“哥哥的话我一定记住的,哥哥,大伯家一吃饺子就插门,都是吃完了才叫我回家,她们吃饺子,给我吃大饼子。”那时妹妹总是偷偷问我:“哥哥,我们什么时候能自己过哪?”我总是一成不变地重复那句话:“只有我们考上学才是唯一出路。”每到这时妹妹睁着那双清澈的大眼睛望着我,在小六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一个艰难的飞翔方式。

那时洗一次澡要一毛钱,许多家的孩子都舍不得花这一毛钱,一到夏天就到河里洗个痛快,仿佛能洗尽这一年的霉气和烦恼,大河就是就是我们这些穷孩子的乐园。女孩儿是不能下河洗澡的,于是妹妹就担当起了看衣服的任务,那时的我也体会不出妹妹的感受,只是想开开心心地玩儿个痛快。

我一个猛子扎进河里,顶着水流摸起鱼来,那天我运气还不错,摸到一条五斤重的白鲢鱼,我想妹妹好久没吃过鱼了,大伯一定也会很高兴吧,哪怕小六能喝到一碗鱼汤也行啊,我还没爬上岸就听见妹妹那震耳欲聋的哭声:“哥哥你在哪里呀,哥哥你快出来呀,哥哥,你要淹死了我可怎么办……”我那天第一次看见妹妹毫无顾忌地哭的一塌糊涂。

“我在这里哪!”妹妹一下子拉住了我,“坏哥哥,你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……”我扑哧地一下乐了。“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吗。”我给妹妹抓了一个大蛤蟆,妹妹高兴地拿着蛤蟆手舞足蹈:“大蛤蟆,大蛤蟆,蛤蟆也有亲妈妈……”

我把那条鱼给了大伯,大伯乐得够呛,收拾收拾就藏了起来,本来我想给单薄的妹妹补补身子,可是直到我考上了学也没见大伯提那条鱼的事情。

妹妹牢牢地记住我说过的话,只有考上大学才是我们跳出这个家的唯一出路,妹妹把这句话牢记在心里,即使在大雪天里也在下苦功,从小学里的解词到高中的英文单词,一个不拉地都背得滚瓜烂熟。可是横亘在我们兄妹间的还有一个难题,那就是年龄上的差距,么办?我不能把妹妹一个人扔在大伯家,我不想看到她的孤立无援,这个问题我想了很多次,经过几天的冥思苦想我们终于有了一个折中的办法,我停学两年,妹妹跳级两年,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同一年里去考学,当我把这想法跟妹妹说了以后妹妹抱着我哭了。

黄天不负有心人。这一年我们兄妹双双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,这样即圆了我们上大学的愿望,又解决了我们兄妹不能在一起的思念,拿到入取通知书的那天,我们兄妹俩尽情地让泪水在脸上纵横驰骋毫无掩饰。

上火车那天,妹妹高兴的跟个孩子似的,看看这摸摸那,仿佛一个初次到地球来的外星人,嘴里哼着那些叫不出名的歌。大伯一直唠叨那句话:该考上的考不上,不该考上的都考上了。

工作后的几年里,我们并没有因为跳出大伯家能经济独立而忘乎所以,我依旧衣着简朴生活低调。无论怎样大伯对我们还有养育之恩,我们毕竟还没流浪街头,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。我一直有个愿望,在我能力范围内我想请大伯到北京城里转一转,尽管那些陈年旧事在心里留下数笔淡淡的墨迹,可是人间尚有真情在,毕竟血浓于水。

我很想把这句话告诉小六:痛苦有时是一笔财富,有时更是一种动力。没有痛苦的后盾,就不会有前进的动力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)| 评论(5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